從去年的《舞林爭霸》《舞出我人生》到昨晚熱播的《中國好舞蹈》,電視機前許多舞蹈外行觀眾發現,舞蹈原來是這麼好看。今年的好舞蹈,在普及和市場推廣上更進一步,借助和新媒體的融合,開發了同名官方手機游戲,讓觀眾“跳起來”。毋庸置疑,新媒體浪潮下,我們獲知音樂、舞蹈、圖書等文化生活信息的渠道,也隨著技術的進步發生著改變。昨日,記者採訪了多位業內人士,他們認為,技術上的變化只能稱之為“術”,而思維方式才是具有決定意義的“道”,“道”才是變革性的。所以順應潮流,大膽創新,就一定會得到大眾和市場的認可,傲立潮頭。比如歌手譚維維推出了全球首款手游唱片《音樂俠——譚維維》,開闢了數字音樂結合手機游戲的創新模式;樂評人王磊的新書《忽略秘密,記住音樂》是第一本可以邊讀邊聽的樂評集,一個個抽象的文字,流淌出美妙的旋律……
  看“好舞蹈”,或者跳起來
  昨晚浙江衛視《中國好舞蹈》舞臺上,來自成都的四位舞林小神童X-boy的完美演出,引發了導師間的唇槍舌劍,郭富城對他們帶來的這段炫酷的locking(鎖舞,街舞的一種)洋溢的快樂與朝氣,大加贊賞。導師席上的兩位母親卻“心疼”他們這麼小,就要去完成一些高難度的動作。的確,跳舞是體力活兒,跳舞也是技術活兒,體力和技術缺少哪一項都跳不起來,那麼電視機前,對舞蹈純屬外行的觀眾來說,就只有乾坐著欣賞嗎?NO!在好舞蹈節目播出的同時,官方同名手游也同步推出,進入游戲內,每一個人都能“跳起來”,享受到舞蹈的樂趣。有意思的是,游戲中的舞臺,與“中國好舞蹈”的舞臺一模一樣,隨著音樂熱舞的玩家,仿佛也被郭富城、海青、金星三大導師的目光註視,巨星感油然而生。
  推出游戲版本,這似乎背離了節目改善中國舞蹈產業現狀的初衷,但好舞蹈製作方燦星製作不這樣認為。去年燦星打造的《舞林爭霸》《舞出我人生》兩檔舞蹈真人秀節目,讓沉寂已久的中國舞蹈界獲得了大眾的關註,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專業舞蹈家、舞者,甚至對於大多數觀眾來說,舞蹈的基礎知識都相對匱乏,燦星希望改善中國舞蹈產業的現狀,依靠一檔節目是遠遠不夠的,這有賴於舞者、編導、舞團、製作人、演出公司等資源整合,聚攏合力,完善整個舞蹈產業鏈。燦星製作宣傳總監陸偉對記者說:“舞蹈市場的客觀需要是存在的,但長期以來,舞蹈界‘專業’和‘業餘’的分別,造成了舞蹈觀的狹隘,舞蹈界關起門來自娛自樂,和社會脫節,新鮮舞種及人才也被屏蔽。我們首先需要打破壁壘,把市場做熱,把蛋糕做大。”做熱市場的第一步除了繼續推出《中國好舞蹈》,給好舞者提供平臺和機會外,更重要的就是聯合游戲公司,推出官方同名手游,面向更多人普及舞蹈,為下一步舞蹈市場化開發,培養一批相對穩定的受眾。
  讀樂評妙文,或者聽好歌
  上周,資深樂評人王磊為自己的新書《忽略秘密,記住音樂》在蓉舉行了簽售會,現場讀者的踴躍令他非常驚喜。不過,王磊帶給讀者的驚喜更為特別——這本樂評集是第一本可以邊讀邊聽的樂評集。所謂“邊讀邊聽”,是指每一篇樂評下方都有被評論專輯的試聽二維碼,讀者可掃描後進入網易雲音樂平臺去聽這張唱片,馬上品味曲中旋律。主持人華少也動情地寫下了“讀書筆記”:如果可能,我認為讀這本書最好的方式是先從網易雲音樂中將整本書里提到的歌先下載到手機里,自己戴上耳機,然後隨著音樂看一個個故事鋪陳開來。若沒有聽覺,回憶和想象是會少點線索的;若沒有故事,音樂和感動就缺少了出處和來由。對了,千萬別錯過筠子的那三首歌,相信我,那是絕不應該錯過的。
  王磊說,這本樂評集彙集了他這十幾年來積累的作品,近百張碟評,時間跨度30年,可以說這是一本中國流行音樂指南。翻開王磊的履歷,曾經的樂評人、記者,後來的演唱會策劃人、唱片企劃人,再到如今網易音樂高級總監,從傳統媒體到新媒體,頭銜不同,但音樂始終是條縱貫線。他表示,借力網易雲音樂,僅僅是一種手段,他的目的是以雲音樂為平臺,幫助讀者發現好音樂,將更多好音樂帶到大眾的生活當中。
  聽譚維維新歌,或者玩游戲
  4月末,歌手譚維維與蝸牛游戲公司合作推出了全球首款手游唱片《音樂俠——譚維維》,歌手跨界做游戲?譚維維昨日向記者道出了原委。她說,她與蝸牛CEO石海是老朋友。在去年的一次聚會中,她抱怨實體唱片難賣,宣傳方式還是老一套,現在都在流行數字音樂發行。“沒想到,我的訴苦令石海開始思考:如何能將手游與數字音樂發行結合:歌手帶動手游的同時,幫助歌手解決音樂發行的難題。”
  今年4月24日,外界看到了石海的思考結果:手游唱片《音樂俠——譚維維》上架APP Store,這是第一款為明星專屬定製的APP。在國外,有不少歌手已經在iTunes上發售數字唱片,《音樂俠——譚維維》則是首次將唱片與手游相結合。該APP總共內置了譚維維的最新專輯《烏龜的阿基裡斯》14首歌曲。每個游戲關卡搭配一首歌曲,不玩游戲也可以單獨收聽歌曲。想收聽不同的歌曲,只需切換關卡。
  雙方具體的合作方式是,蝸牛負責投資研發,譚維維提供音樂、形象版權。收入來自付費下載,價格為6元,雙方分成。對於蝸牛來說,看重的是明星藝人的影響力和粉絲;對於譚維維,這相當於唱片的數字發行渠道。對於用戶來說,既可以聽譚維維的歌,還能玩玩游戲。譚維維表示,“其實我做的所有事,目的性都很簡單:不遺餘力地宣傳、推廣我的音樂。”
  本報記者 陳蕙茹  (原標題:音樂、舞蹈還可以這樣玩)
創作者介紹

關楚耀

gb20gbmg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